被众多女生臭脚侮辱,原创我和我的祖国|贺先觉:两弹功臣的传奇人生

我和我的祖国 | 贺先觉:两弹功臣的传奇人生

原标题:我和我的祖国 | 贺先觉:两弹功臣的传奇人生 □ 常德融媒记者 李张念

【特别报道】我和我的祖国 | 贺先觉:两弹功臣的传奇人生▼

(视频时长:4分54秒 编导:李张念 拍摄:王明睿 剪辑/包装:殷沁汝 手绘:汤雅茜 )

“我这辈子都在和核武器打交道,先后参与了5次国家大型核试验……”5月中旬,在位于常德的家里,79岁的贺先觉郑重地换上了一身军装,讲述起那段满载着青春、智慧与汗水的时光。

“党培育了我,我要用知识报效祖国”

1940年,贺先觉出生在湖南湘潭县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。19岁那年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西北工业大学,靠着国家助学金和勤工俭学完成了学业。“穷人家的孩子也能上大学,离不开党和国家的培育”,贺先觉动情地说,“我们有责任和义务,为祖国和人民做些什么。”

新中国成立之初,为了抵御帝国主义的武力威胁、打破超级大国的核垄断,党中央作出了研制“两弹一星”的战略决策,集中全国的技术和人才资源为研究服务。那个年代,成千上万的有志青年,怀着理想奔赴戈壁荒滩,将青春献给了祖国的核研究事业。

我和我的祖国 | 贺先觉:两弹功臣的传奇人生

贺先觉讲述自己与核武事业的缘分

大学毕业后,贺先觉被国防科工委看中,来到青海省海晏县境内的金银滩——那里是著名的氢弹核弹研究基地所在地。在海拔3200多米的高原上,环境恶劣,风沙很大,严重的低压缺氧让人头晕眼花。大家啃着永远煮不熟的青稞,嚼着黏糊糊的馒头。别说搞科研,连生存都并非易事。

不仅如此,因为涉及国家机密,基地对工作人员管理严格,大家与外界的亲戚朋友都很少联系。贺先觉坦言,刚到金银滩时,他几乎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,甚至偷偷淌过不轻弹的“男儿泪”。

“理想的种子不择土壤,它需要的是心血的浇灌”,受到周边环境的感染,贺先觉很快就下定了决心,要把知识献给祖国的国防建设,让青春在荒僻高原上闪耀。

“看到升腾的蘑菇云,我觉得这辈子都值了!”

1967年6月17日,是贺先觉终生难忘的日子。他作为主操作手,参与了中国第一颗氢弹的试验,负责爆炸之前的最后一次调试。期间,一遍遍地核算数据,屏住呼吸调整最佳数值,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。当远处天空升起了一朵烈焰翻滚的蘑菇云,贺先觉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,“成功了!我觉得这辈子都值了!”

贺先觉的主要工作是核武器库的管理。那是我国最早建设的核武器库。起初,库内有害物质严重超标,机械噪音大,战士们在里面工作一天就头晕目眩。接到改造设计任务之后,他不分白天黑夜地奋战了几百天,终于完成了洞库改造的第一期工程。这项成果获得了国家科技大会重大科技成果奖。

我和我的祖国 | 贺先觉:两弹功臣的传奇人生

工作中的贺先觉(中)

在30多年的核研究工作中,贺先觉还取得了许多的荣誉:科技进步二等奖两项,科技进步三等奖三项;被兵种评为“扎根高原献身国防事业模范共产党员”和“科技干部标兵”,被二炮授予“献身国防科技事业的模范共产党员”荣誉称号,立二等功一次,三等功三次;被评为模范共产党员、全军英模,参加了党的十三届代表大会,也是第一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……

“我这一生亏欠家人,但无愧于党,无愧于祖国”

由于工作常年处于高压状态,贺先觉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,父母重病时无法在身边伺候尽孝,唯一的女儿从小在外婆家长大。

“一个共产党员,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,应当勇于牺牲”,贺先觉坦言,这种牺牲精神不仅表现在战场上,也表现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,甚至表现在个人家庭生活中。这种牺牲也许不那么壮烈,甚至不被人所瞩目、所理解,但同样是高尚的。

退休后,贺先觉选择了在常德定居,现在常德市军休所休养,享受正军职待遇。为什么是常德?这背后还有一个故事。

贺先觉与现在的夫人谭赛梅是高中同学。后来,两人考上了不同的大学。虽然相距千里,但是一直通过写信联系。毕业后,贺先觉去了海晏研究核武器,谭赛梅则留在在母校常德医专教书。

我和我的祖国 | 贺先觉:两弹功臣的传奇人生

贺先觉与夫人谭赛梅在军休所院子里聊天

1965 年, 贺先觉 特地请假回老家结婚。新房都已经布置好了,部队突然发来一封急电让 他 回去。 原来 组织上不批准 他 和谭赛梅结婚,因为 他的准岳父 是 “地主分子”。 如果坚持结婚,贺先觉就必须离开部队,放弃核武事业。

面对现实,两人只有选择分开,几年后又各自组成了家庭。30多年过去,两人的配偶都已经去世,他们才在热心人的帮助下恢复了联系。2001年3月,年过六旬的贺先觉和谭赛梅,在常德摆了几桌酒席,举办他们迟到了36年的结婚典礼。

时光飞逝,当年在高原上无悔前行的青年,即将进入耄耋之年。回首往事,贺先觉坚定地说,“作为一名普通人,我这一生欠了很多人情债,愧对我的父母家人。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作为一名军人,我无愧于我的使命。”

编辑:伍婷

二审:王瑜 三审:胡南

下一页


精彩推荐(26)

五问湖北红十字会,最小说之折纸时代 “痛定思痛”后这些情况仍待澄清

0关注 02020-02-03 11:58

杭州红十字会公示的捐赠名单里,我们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

0关注 02020-02-03 11:54

华数电视上电视吧新春巨献,三大精彩盛典轮番登场、好戏连台

0关注 02020-02-03 10:07

快评丨故宫道歉很快,为什么人们并不买账?

0关注 02020-01-19 09:07

赢在嘴上,不如赢在人心!

0关注 02020-01-18 09:25

《人民日报》整理:一读就错的116个汉字,你会读几个?

0关注 02020-01-17 10:48

具惠善上传“安宰贤外遇浴袍照”,网民嘲讽“酒店17年歇业了”

0关注 12020-01-17 10:47

专门写给超过30岁的你

0关注 02020-01-16 11:40

来时一丝不挂,去时一缕青烟!

0关注 12020-01-16 09:47

改善眼皮松弛下垂,做双眼皮or提眉?

0关注 02020-01-16 09:46

每周吃一次,老了腿脚好,补关节、强筋骨

0关注 12020-01-15 10:06

英语小学堂︱火锅常见食物有哪些?如何用英语正确表达?

0关注 02020-01-15 10:05

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程学源当选为中国侨联副主席

0关注 02020-01-14 10:03

孩子放寒假了,早餐不知吃什么?看看我家,7天不重样,味道超赞

0关注 02020-01-14 10:02

顺产时,自然撕裂和侧切有什么不同?哪个恢复更快

0关注 02020-01-13 10:48

乳腺增生刮这里,有效!

0关注 02020-01-11 18:55

冠状病毒是什么?国家疾控中心发文介绍

0关注 12020-01-10 10:11

在北美好评如潮的《别告诉她》,国内观众会喜欢吗

0关注 02020-01-10 10:09

苹果打蜡会致癌?专家辟谣:食用蜡对人体无害

0关注 02020-01-10 09:58

受山火影响,春节期间澳大利亚旅游热度下降

0关注 12020-01-10 09:57